最近二三事

前天早上班级换了一次座位,我坐到了杨老师yyh的旁边,杨老师教会我很多道理,在此不一一阐述。周围的人十分活泼,讨论问题的氛围很好,前面的是小床,感觉十分不错。感觉我正经讨论问题和学习的积极性被新环境刺激了,希望在良好的氛围里专心学术,小组进步。近三日的座位生活,和杨老师相处有几件事让我触动很大,就按时间顺序写一下吧~第一是我有一道数学题目算得跟答案差的太多了,原因在于我在算前几年累计的停车量时我用积分算的,过程是对的,但是思路错了,杨老师在英语课上跟我解释,我听不懂,然后他解释了好几遍,我终于明白了,第n年的容纳量应该是第n年的之差,而不是前几年累计的,并且写成数列时它是递增数列,那么只需要比较最大的时候和容纳量之间的大小关系就行了。据周围人反应,zk同学在讲台上提问时一遍遍地让回答问题的人声音大一点,然后杨老师跟我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大…英语老师好几次盯着我们看,但是没忍心打断我们的讨论~第二件事是昨天最后两节课,英语课,上课要做高考比刷卷,不,是高考必刷卷,算了,高考“比”刷卷也没毛病…上课做42套的最后一张皖江名校联考,而我暑假做过了,于是我就看闲杂书等。在此之前sunny也问了有多少人去考闲杂比赛,我们举了手,他这意思是表示我们可以上课做闲杂题等。这点时间当然比不上那些停课的。这时sunny问我为什么不做卷子,我说我做过了,这是他说那就再做一张吧,我无奈地说好吧…这时杨老师突然来一句,老师他要去比闲杂比赛,这时老师问我是吗?我说恩,于是老师就又让我做闲杂题目了。这时杨老师悄悄跟我说,没什么的,跟老师解释清楚就行了啊。我一边回答着我也无所谓无所谓,心里却很感动…第三应该就是今天的数学课出题,导数不等式里的构造函数,我看着杨老师基本上一天都在出题目跟奚神题尚往来,我和奚神也用彼此的题互虐了一波,准确来讲是我被他的题虐到了,怎么也构造不出来,他把我题硬解出来了。最后杨老师跟我说,陶yz大神直接用不定积分五分钟之内把这我们送给他的题们全部搞掉了…以至于我们看到陶yz就喊道这里还有三个题目,积分积分…最后我被杨老师的好问精神给深深折服了,今天放学我在路上碰到他,问他怎么这个时候才出来,他说他去问老c一类构造函数的题用积分解答的通解了,我深感自己对待知识的态度不够杨老师的一半,杨老师不愧为老师。

最近另外想说一说上课发生的有意思的事…语文课上一个“拍手称快”,我听成了“拍手称怪”,于是我在之前的博客里提到的我们年级有一位拍手怪,专门在我们语文课下课,站在我们门口等我们语文老师,伴有欢快地拍手和笑脸,仿佛语文老师就是她男偶像,于是拍手怪这个名称可以追溯到这一个成语上了,哈哈哈。另一个是物理课,wwq上课喊起立,于是我们懒洋洋地说 老师好~于是他来了一句:怎么跟要死不断气一样地赖,重来。于是我们吼,老师好。于是吼完后一群人趴在桌子上笑死了,要死不断气…

最后是我和Xyj一道经历的事,感觉非常有意思。第一是昨天下午我们在体育课上打乒乓球,我们没带球,于是我们去体育组借,众所周知,体育组鸽了我们暑假的比赛,可谓罪大恶极,无所不为。于是我们俩去办公室借球,我们是提前去的就是为了抢台子,可是一男一女两个老师说等集合后让体育委员借,我心想要是等到集合,点名之后,起码要十分钟我还等你给我球打,打个屁。我们铩羽而归,在球馆里绕了好几圈,无聊死了,我忍不了了,我一个人跑去办公室,温言细语地质问女老师,这时男老师出去了,我问,老师能不能借一个球?老师说,不行不行,等体育委员登记到黑板上然后才能借。我盯着老师的眼睛慢慢地说:我借一个球,还要登记到黑板上?我明显感觉到老师有点僵硬了,她慢慢地吐出几个字:是…借,一个球是吧…。说真的,我听她说出这几个字时我心里是有点慌的,虽然我表情很严肃,但是我听到她也这么慢地说出这几个字,我以为她气场比我强,以为她有后台有靠山有王牌能把我赶走。我又盯着她慢慢地说,是。她说,一个球啊,那,可以。我看了看表,离我第一次借球过去了六分钟。这时xyj也过来了,我拿着球赶紧跟他去台子上打球了。他走过来时我就搞到了球,他貌似还不知道我是怎么跟那个体育老师周旋的,临走前还跟那个女老师说了声谢谢。我临走时悄悄骂那个女老师。打球时向xyj吐槽,唉,这就是庸俗的自视有权有势的中二之人啊,在虚位上呆久了还真以为自己牛逼了,办起事来就跟个傻逼一样。不让他们感觉到一点威胁不能够逼他们做出一点实事。另外我们经历的一件事就是刚刚一小时前,明后天放假的我们从球馆里出来,后面黑黑的阴森恐怖。然后后面的楼房里不知道怎么就出来了一个人,xyj第一个看到他,突然他一吓,突然发出了一个ah yeah的声音,显然他是被吓到了,我那一瞬间还觉得没什么,然后我突然一回头,结合背后的阴森,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傻屌,我吓的魂都掉了,我oh ah yeah地叫了一声突然摸了摸口袋发现钱还在,抱着拍套向前冲了一段距离,我发现xyj没跟上来,这时那个人也没有追我们,我们就快步地向前走了。我们一边走一边笑,笑了好长时间…他问我他是怎么叫的…我问他我是怎么叫的…于是我们发出了共同的心声:那个大半夜的从骑马乌黑的房子里走出来的人真是沙碉。后来我们就开始聊名侦探柯南了…新的剧场版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滞不看…

最后祝博友明天中秋节快乐~

Advertisements

天才少年的时间 –张一甲

我固执的相信,当初的每个少年,皆是承受了超越年龄的克制和孤独才成为世人眼中的天才,与邱如白那句“谁要是毁了他这份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是同一个道理。我感激那漫长忍耐的十年数学路,我深知此后会喝更多的酒,遇更多的人,奔向更潇洒的大时代;而我亦深知,挺起胸脯阔步前走的时候,那群眉头紧锁的面庞,将成为我永不会失去的珍贵,构成我一部分隐秘的人格——潜入深层的土壤之中,悄无声息地滋养我的灵魂,直至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个时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重新绽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