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2019 砰

下午三节数学课连堂,最后一节数学课时拖了一点堂,

讲的是这一道多少年前的高考全国卷的一道数列题的变式,给定了有界性的边界条件要求不能突破边界值,我没有做出这一步,放上笔记以让以后触景生情。

在讲完题目后,老储拿着书准备出去了,刚要迈出教室门,这时突然从后面发出一阵砰的声音…声音太大了,我以为是挤压瓶盖激出瓶盖发出的巨大的砰声,我们全部看着那几个人。然后wqs周围的人全都对着他笑,由于我坐前面,我们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笑…然后老储表情先是有点微妙,然后瞬间一脸严肃地说:笑什么呢?什么东西响的?然后又重新走到了wqs旁边,wqs举起了手,手里拿着的是一包薯片。然后我们全部笑喷了。

老储接着说“有什么好笑的,有什么好笑的”,然后气氛瞬间冷了…等老储走出教室后,我们又重新笑喷了。于是五秒内那一包薯片就被我们分完了。

30/10/2019 运动与焦虑

今天下午1000米体能测试,我跑了班上男生第一,3分21秒,让我挺意外的,最近高三开始的两个月,我除了体育课打打乒乓球,也根本没有进行其他体育活动。本以为班上几个天天放学就去操场跑步的六七个同学会跑的飞快,没想到他们还是不够快。总体感觉今天的一千米跑下来还是很流畅的。我跑完步歇了一会后去体育馆打乒乓球,之后去厕所洗脸时发现老板撑在洗手台上,我问了一句老板没事吧,结果他马上吐了 洗手池一缸的红黄色类八宝粥状混合物,把我吓出去了,没敢在他旁边洗脸。后来听到巨大且连续的 呕 声,真是苦了他了,今天这么热,而且又是第一节课体育课,确实容易把中午吃的东西吐出来。

中午回班后,同桌告诉我cpho结果出来了,同学ll拿了铜牌,我想起来昨天晚上和广东一同届的学生聊天他说今年清北只签金牌,银牌中后面专业都不确定,具体等教育部今年政策。我问同桌ll签了什么约吗?他说ll金秋营签了条件约,铜牌北大降30分。想到现在班上还有两个同学一个有清华60分,一个有人大图灵班一本。还有一个还没去cmo的,预计也要将约收入囊中。之前跟同桌半开玩笑地说,真希望他们能够保送,这样就不用加上签约降分跟我们比明年的高考成绩了。结果结果出来后,这种玩笑话却成了实实在在让人焦虑的因素。下个月的联考,就是高考前打响的第一炮。向着近在咫尺的前方内卷,向着光年之外的目标前进。

每每在我焦虑的时候,我总是会读读深中公众号上lzr的文章,她总是给我力量。她不就在我的光年之外吗?

26/10/2019 shuai

去年的昨天创的推特号,一眨眼一年就过去了,仿佛去年的昨天就像发生在昨天,每当我听到或唱起富士山下的时候,我的心里总会想起18年的10,11月份。那段时间让我的心理成长和成熟了不少,以至于我现在看那时的我简直是个中二er。

今天下午是高考摄像,我们先照完像回班的几个人提议,每下一个进来的人我们都用阴阳怪气的音调说 帅~,并人工伴奏: 有请下一位男嘉宾…吹牛逼喂…

他们走过讲台,他们来了。杰哥进来了,我们说帅~他一脸羞涩。sl进来了,我们说帅~他向我们挥手示意。老板进来了,我们说帅~他一脸蒙蔽。自由大王进来了,我们说帅~他说搞什么东西?接下来男嘉宾没出场了,女嘉宾出场了,特种兵进来了,我们不敢说帅了…大哥进来了,我们不敢说帅了…班主任老储进来了,我们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