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

上一次打乒乓球还是在前天的体育课。现在我的唯一一个放松活动就是 体育课打乒乓球了。我很是享受。目前我的台内拧拉稳定性终于上去了,不像一个月之前的拧拉,不是下网就是拉飞。感觉我现在的技术比较均衡了,并不是以全台正手迫不得已再上反手弹击。不过学校运动馆的地太滑了,活动区域不够大,根本不敢步子起动太快,侧个身还怕撞到旁边打球的人。

另外,昨天在走廊有一个意外地惊喜,希望今天和以后我也能有幸看到那样的惊喜。

Advertisements

当代应用勾股定理学家-老干部zy

最后两节是英语课,今天是程zq那一组上一轮复习课,然后他用卡西欧“随机”数按座位坐标抽人上黑板英语短句改错。叫到章y,江湖人称“老干部”的时候,他穿的是学校的校服短裤,他走上讲台,面对黑板,我们下面的人笑喷了…他的短裤背面和他屁股的凹凸性完美互补,那条亮瞎了我们眼睛的短裤黏在了他的屁股上,短裤的褶皱暴露在了世人眼前…真不愧是当代应用勾股定理学家,这种“以身试理”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们坐在讲台下面的同学,尤其是深深感动了我,我那被亮瞎的眼睛都忍不住笑出了深情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