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2019 乒乓球

我可以说,今天下午体育课和徐屹君单打是我有史以来打得手感和状态最好的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天气适宜的原因。下午人很少,我们俩开始打五局三胜。我们打了两轮,具体大比分我不记得了,应该是我赢了第一轮,他赢了第二轮。让我爽的是我们在这两轮对决中出现了相当多局的远台相持互拉互撕变点变线放高反拉变节奏。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形成了渴望远台相持的默契,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此前的前三板我们打得都不细腻,我发一个侧下旋或者下旋出台,他直板台内或者台外就很简单地回一板,我也就意思意思地反手弹一板,出台,然后他再侧身拉弧圈球,我再退到中远台反拉,然后形成相持。中途可能有误判被突然地变点打得措手不及而不得不放高球,再形成一个杀高球,放高球…最后找到感觉再反拉的相持。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有意识地又发了一个台内的侧下旋,他很简单地回了过来,我侧身后抢拉一板到他正手,果然他没反应过来…看来可能我们都喜欢周围人看到我们中远台拉球相持时投来的那羡慕的眼神,毕竟只有这种远台大尺度才是外行们以为的炫酷。

三体Ⅱ读后感

找个时间写一下我心中的史诗巨作三体Ⅱ的读后感。

第一次读三体可能是在初一的寒假,那时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就想买三体看,当时在家里的零用钱只够买两本,于是只买了一和二,三是第二天去买的。买来的下午读三体Ⅰ的时候几乎要读睡着了,当时觉得这书写的太无聊了,于是就放在了床头边没读了。因为我当时买了书马上就拍了照发qq空间了,后来初中同学问我借三体看,我才突然想起来我三体第一本还没看完,于是我没借。后来继续看,勉勉强强把第一本书看完了,知道了它在讲什么。当时脑子里想象的丁仪的模样和潘建伟很像,叶文洁的模样和蔡英文很像。后来开始看第二本,断断续续地看完了之后觉得真没意思,甚至当时以为章北海是一个不轻不重的人物,读完了后脑子里根本没他的印象。不知道多长时间后就又开始读第三本,可能是初二寒假到暑假的时候读的,这本书在当时真是把我搞晕了,整个人物剧情基本上全更新了,我昏了,并且一本书写的让我云里雾里,剧情在我的脑子里很混乱,根本无法理解作者要表达什么意思。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我从小读书从来都是按我自己的理解去构建人物间的联系,从来不从作者的意图来构建人物关系,一旦两种构建有不同的地方,我就读不明白,还自认为是作者写的不清楚,实际上只是我自己不是按作者写的那样想罢了。当然,以当时的我的阅读理解能力,还不能够从大局面来分析人物,往往是陷到一个个的小局面里爬不出来了。这也是我那时英语完形填空很差的原因-无法理解出题人的意图,是啊,出题人的意图,我这辈子都揣摩不出来出题人是什么意图,出题人一定是女的。

昨天第二次读三体,脑子里有了个大致的体系了,知道一和三不好看,于是就只看二。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被震到。我惊讶于人物形象的鲜明刻画,惊讶于计谋运筹的步步惊心,花了一个下午把三体二读完了。

章北海的形象好像毛泽东,自然选择号叛逃就如同红军战略转移革命根据地,目的是重新建立发展生态。罗辑在脑中刻画出女神并让她有生命力,我也做过这样的事,并且我现在的脑海中也还有这样的一个形象。地球人对罗辑的态度说变就变,我真是无语了,

,倘若罗辑真的把心理状态依托到这种摆荡体中,就永远做不到举世誉之不加劝举世非之不加沮的状态了。


6/12/2019 乒乓球和城市接龙

体育课打乒乓球,本准备用新的技战术打徐屹君的单打,但我们班今天下午只有一个球台,球台不够…经过一番讨论后六个人分三组打双打,里面练过的只有我,徐屹君和童子峰;许宇澄,程子庆和张心琦都是不怎么会打的,最后我和张心琦一组。本以为会打得很无聊,因为早已预料到回合会很少…没想到打的过程真的太搞笑了。程子庆的发球姿势我直接笑喷了,只见他斜着头,抬起左脚,摆出一副搓球的切菜姿势,接着顺势跺下左脚,脖子归位,切出一个软绵绵的球,他还有一个发球姿势是侧着脖子以类正手削球的姿势切菜,他说这是“老奶奶发球”,哈哈哈哈。

由于周末放两天长假,最后一节语文课也没几个人听,于是我和杨老师和小床三个人,杨老师提出玩地区名称接龙,于是我们就聚精会神地玩了起来…第一轮小床先说,他说安庆,杨老师说青海(还可以这么玩?),我说海南,床-南京,杨-金门,我-???-蒙古,床-古巴,杨-巴基斯坦,我-???,这局完了。第n轮,杨-台湾,我-???,我-湾区,床-衢州,杨-周口店,我-???,这局完了。第m轮······杨-巴拿马,我-马格德堡,床-保加利亚,杨-亚细亚,我-亚细亚,床-亚细亚······

4-5/12/2019 梦

刚刚晚上做梦,梦到了叶龙翔,一整个梦全都是和他的聊天。总地概括梦的内容,就是我们聊最近的情况。梦的一开始见到他时我十分害羞,我觉得他已经是某校大一的学生了,我自知实力不如他,所以还是有点害羞的,这和我现在现实中的想法也确实是吻合的,然而两年前我跟他聊天时一点都不害羞,直言直语,什么话都敢讲。之后聊了一下学习近况后我们就放开聊天了,具体聊了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大体上就是我心里后悔,他说我确实应该后悔,不过要更好地向前看,我也说希望他更好地向前看。总之,这个梦让我觉得我不那么尖锐,而有点世俗气了,这会让交往交流都浮于表面,这很恐怖!这让我意识到我必须重拾两年前的那股锐气,而不是一味地权衡利弊,在性格和作风风格上隐于世只图个安稳和谐,最终成为一个随大流而不突出的普通存在,当然,这是社会要把我打造成的模样-它要和谐,要一个个成型的模具在可控范围内活动,但我绝不会变成一个机器般严循礼仪规范说出心里话都要拐弯抹角而又在意世俗眼光渐渐被倒逼规范行为同世俗趋于一致的模型,在这两年里我随大流地专注培养理性,却遗漏了我的灵性。我必须要重拾我的灵性了。

27/11/2019 乒乓球

没想到一个月不到我的左腿膝盖就痊愈了,年轻人身体恢复地就是快

。今天体育课下雨,我以为不去上体育课了,于是穿了双皮鞋,也没带球拍。最后去了体育馆上课,同学说老师之前说过高三每节体育课不管天气好坏都要上。于是我借童子峰和徐屹君球拍打,虽然没穿球鞋步伐迈不起来,但没想到手感和状态奇好无比,四个人轮流打,一局只打6分,中途我连着把他们三个人打完四轮,打得我汗流浃背

,其中,和徐屹君有一局打得非常爽,我高抛发侧下旋,他搓了一板,我拉了个直线,他拉了个变线到我反手,我放高了三次球盯准他扣球的落点调整着我接下来反拉的状态,然而最后这球我拉飞了,但是十分地爽啊!相较于无脑纯肌肉记忆地拉弧圈球,那种有意识地放了高球之后整个人全部精力全部肢体动作都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对方的球拍,在脑子里快速做好他扣球落点的预判的感觉才是最爽的!这是一个准静态的过程,虽然人宏观上没有动,但是整个人的肢体动作都在根据预判不断地微调,这就好像是明知如临大敌却要强迫自己淡定镇定的感觉。体育课下课后我内衣全湿了,还不是速干衣,是保暖内衣…体育课后的三节课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赶快回家洗澡…庆幸我此时没有感冒。

26/11/2019 感动;指鹿为马

前天昨天今天情绪有些低落。

一些小感动的事情,跟我心里面想得不太一样,或许一直都是我想得不对,所以才让我感动。这些小事情或许对他们而言微不足道,但是真的感动到我了,当然,我也不会写这些小事是什么,因为严格地来说,这些都不能说是“事”。总之心里面真心谢谢江昊成余师剑汪子骏高晟轩沙霖,还有 可能知道我心情不太好,还跟我一起打着玩,抱着搞的老干部章钰,我明白他可能是想让我心情好一点,事实上,我跟他搞来搞去有来有回心情确实好了不少。想起来有一天早上操场领导讲话时,说到 有些班级啊,一到下课,做点什么不好,就是有男生三五成群地抱在一起在走廊上打转。这说得不就是我们班吗。下午英语课课间,坐在老干部腿上,跟老干部“打”来“打”去的时候,突然想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上大学了,就见不到这一个教室里的同学们了,那一刻我的脑子是突然地懵了一下,不敢相信我已经这么大了,我以为我还一直保留着幼儿园时代的天真和活泼,事实也确实如此。

(我的天真确实直接承接着我的幼儿园时代,在这么长的人生道路中我看懂了一些事,也明白了一些事。我竟还能保有着我的天真,保有一种想要为这糟糕的世界做点什么的冲动,这应该就是我的本性,我并没有刻意地坚持这种属性,随着时间流逝,它却依然在那里构成着我的性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时候在和周围的人相处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我思想上的格格不入。高一和田北辰在一起时,我质疑人生的意义,地球炸掉的那一刻我们为这个世界奋斗一生又有什么意义?那时他说我想得太长久了,我嘴上说我想得是长久了,心里却不同意嘴上说的话。和杨老师做同桌后,有时候我会忍不住跟他聊一些贸易战,聊一些权力斗争,说一些引用量高的论文的可能的应用,说一些爆红的paper,说一些香港新闻,说一些中央政策,当然,往往都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最后再加上一句感慨,今天我跟他说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事和中联办失误了要换人环球时报不能信的事时,他跟我说,这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当时心里想…对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有什么关系呢?我不知道有什么关系,但我的天性让我想要关心这些事,想要了解这些事,想要在未来去做出什么改变,而不是把灵魂屈服于我所在的一亩三分地,这太难受了。)

脑子懵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只有教室里同学们哈哈哈地笑,哈哈哈地聊天,哈哈哈地吃零食的声音,这些声音在我的大脑里被放大了,我想留下这样的声音,然而100天后,这些就都是回忆了…我们又会坐在哪里?聊着怎样的故事?


指鹿为马,是本文的另一个标题。我现在真的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从这次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看出来的东西,在我看来,这虽然只是个小区区长选举,但是结果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从结果来看,大陆新闻媒体的宣传是被选举结果打了脸的,环球时报说的是什么玩意?当然,在大陆言论管控下这样的情况可以理解。大陆所有的媒体,还有一些西方的媒体,已经或正在放弃新闻行业的品质坚守了。现在是一点点质疑都不能有了,一旦提出质疑,就是“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这是中央下的一盘大棋!”。这样下去,最后会演变成指鹿为马吗…

当然,这个投票结果也是香港的民意,经济什么的民意不在乎,民意在乎的是什么?是权力。这样看来,上海海南这些地方要建设要打造就赶快搞起来了。

23/11/2019 生物课-终结

老储去湖北待一个星期,数学课全部换成物理课,班主任不在的第一天,我们开始作怪了…

英语课先是做了二十一世纪报的酷文解码,然后接着上几个星期看了四十五分钟的动画片-大侦探皮卡丘继续看,中途发生了有趣的一个小插曲…班上电脑鼠标电池没电了,程子庆把鼠标电池取下来握在手心里搓…哈哈哈…这时高晟轩突然冒出一句,黑板中间的大屏幕不是可以触屏吗…于是胡剑铮就一边点大屏幕,一边回头来操作电脑屏幕和键盘…他登了他的B站账号因为他有大会员,在大屏幕触屏移动滑块进行登录检验的时候好几次都失败了…汪子骏突然冒出一句,你是机器人吧,哦,你是ai…全班都笑喷了…

上午的英语课自然是没有看完这部动画片…结果下午的生物课来了…生物老师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让我们看一部纪录片,这时班上有人说看过了,于是一窝人都叽叽喳喳:看宝可梦,宝可梦!老储好不在学校一分一秒都要好好珍惜!宝可梦又不是动画片,里面的超梦是生物基因编辑啊!台词里面还提到了宝可梦世界的PCL啊,跟我们的PCR技术扩增目的基因不是很像吗!这都是生物学知识啊!看看看!

于是三节课不到,就看完了这部动画片…前几个星期的时候一群人喊 小智小智,貌似小智并不在…最好笑的就是班上后排同学的妙语连珠:在皮卡丘被石头砸死了后,妙蛙种子一只只地来了,“见渔人乃大惊”“村中闻有此人,闲来问讯”…最后一幕的时候,主人公爸爸附在了皮卡丘身上,“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儿子?”

看完了宝可梦后,时间还有十分钟,又继续看生物那个纪录片了,直接从后面开始看了,在介绍刺猬,豪猪。看到还剩三分钟下课的时候,纪录片上出现了两个刺猬在搞黄色。

真是有意思。

1/11/2019 对称性

——给你了,真的给你了,且与一切祂的宠儿的份都相等——甚至对于你这特别顽劣、特别刚硬的,祂还给得尤其的多,尤其的宽大。

我腿残了。准备去体育馆抢乒乓球台时跑着转弯进操场门口时摔倒了把左腿膝盖皮摔破了一个大口子。对称产生美。去年九月份摔破的是右腿的膝盖皮。预计两个月内打不了乒乓球了。算了算了,以后体育课不打乒乓球了,回班养老吧。大学再重拾乒乓球吧,正好胶皮要重新灌胶水。海夫胶水在916那边。算了算了。体育课不打球咯不打球咯。

上帝管理着人的命运,祂觉得我应该知道高三体育课要去班上养老不能去体育馆打球了这些道理时,会为我安排一次教训来教我。上帝安排了谁,谁那时的偏误就是上帝所了然于心的。我这位领受者仍然会受到本次教训误导的影响,但那会是上帝为我安排的整个旅程的一部分。

30/10/2019 1000米第一

今天下午1000米体能测试,我跑了班上男生第一,3分21秒,让我挺意外的,最近高三开始的两个月,我除了体育课打打乒乓球,也根本没有进行其他体育活动。本以为班上几个天天放学就去操场跑步的六七个同学会跑的飞快,没想到他们还是不够快。总体感觉今天的一千米跑下来还是很流畅的。我跑完步歇了一会后去体育馆打乒乓球,之后去厕所洗脸时发现老板撑在洗手台上,我问了一句老板没事吧,结果他马上吐了 洗手池一缸的红黄色类八宝粥状混合物,把我吓出去了,没敢在他旁边洗脸。后来听到巨大且连续的 呕 声,真是苦了他了,今天这么热,而且又是第一节课体育课,确实容易把中午吃的东西吐出来。

설리사랑해

两天过去了…我也刚缓过来,毕竟是一直喜欢着的女明星,在此之前,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忘不了前天下午体检完回家时看到新闻时脱口而出的卧槽和那一瞬间内心的空洞和失落。

再见,雪莉…

我膜李吟

[李吟的文章]


然而伟大的人物在于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庸人俗客的评论又何足介意?最重要的是,这么说我快乐。至于你们看了快不快乐,就不是我要考虑的事了。


请拜读我六年前的伟大作品:《论低等人的一种典型模式——先学数学,再转经济》

在中国数学系有一种非常典型的模式,那就是先学数学,再转经济。不少人认为,假如能从数学成功转向经济,他们的饭碗就算是保住啦!不少同学也会向这部分人投去羡慕的目光,认为他们才是自己崇拜的精英。而那些没能成功转向经济的同学则被视为是屌丝,loser。这种现象可真是让文明人笑掉大牙。今天我要讲的是,先学数学,再转经济,这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低等人模式。中国人非常奇怪,明明有幸可以走上一条高等人的道路,它们反而觉得那样没有前途,非要从高等人的队列里艰难地爬出来,冲到低等人的群体当中,和同类拱在一起发臭,这样他们的人生才算是圆满了,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事实上,这样做的动机也不难理解,因为中国人所有的举动都可以descend到同一件事上:吃饭。尽管在绝大多数时候,有饭吃是肯定的,可是由于中国人进化不完全的缘故,即使储存的饭多得一辈子吃不完,他们还是在坚持创造更多的饭,可以说在现代文明中很好地再现了西西弗斯精神。事实上,稍有数学学习经历的人都知道,假如一个人严肃地学过elegant的数学,是绝对不可能看得上那些极为土鳖的经济书的。并且,当一个人从全人类的精神追求中走出来过渡到经济这样的实际问题的时候,心里产生的落差是可想而知的。可是,天朝不少数学系学生还真能违背自然规律,反戈一击,逆转命运,毅然抛弃数学,选择经济,我想这里面的原因就显得比较丑陋了。假如一个人从一开始就真心喜欢经济,那么就应该坚定不移地去做经济学家,这样的人毫无疑问是纯粹的,我也很欣赏这类人。毕竟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我也相信任何一个领域都存在美和纯粹。假如一个人学数学实在能力不济,被迫转向力所能及的行业,这样的人我也可以理解:例如目前在华尔街工作的许多名校毕业生,就是因为写不出论文而没有拿到数学phd。(许多土著非常推崇这批人,实际上他们是能力低下的可怜人,真正能拿到phd的同学绝不会屑于去做那些工作,真正有能力追求真理的人绝不会无聊到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挣钱上。这批人是名符其实的loser,这在美国社会是心照不宣的事实。我师兄的女朋友在哥大学经济,她就曾经劝慰我师兄讲:做不好数学没关系,再不济也可以在华尔街找工作。事实上,她本人甚至分不清连续函数与可微函数有何区别。然而,这批loser到了中国这里却变成了精英···可见中国人低劣的精神层次。)可是,目前天朝绝大多数放弃数学转向经济的人其实并不是因为上述任何一种原因,而是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功利目的。比如清华北大每年数学系的绝大多数学生都会转向经济,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却能得到很好的GPA,这就充分暴露了他们的龌龊目的。中国人不知廉耻。明明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却给你装得冠冕堂皇,似乎有许多大道理似的。其实假如你非要不屈不挠地追问缘由,他们又只能回归到吃饭,找工作,养家糊口等等土著问题上。尽管他们的内心这样子虚弱,可是他们认为没有被揭开的伤疤,那就不是伤疤。没有被揭穿的谎言,那就不算谎言。所以这个民族还有什么道德可讲呢?目前,中国人的从众心理已经使先学数学,再转经济这种典型的低等人模式风靡开来,许多人甚至因为害怕这样的人太多而放弃转向经济的“远大目标”,转而转向其他一些实际行业,这种现状实在是叫人心寒。更可怕的是,由于这些人已经铁了心要做低等人,要阉割改变命运,他们的学习模式也是极为肮脏功利的:他们念书就是为了考试,他们做题就是为了要像机器一样熟练,他们无耻地打听考试题,他们死缠烂打地在考试以后要求加分,他们臭不要脸地乞讨推荐信,他们像疯狗一样背书,他们像精神病一样记笔记···他们天天来往于宿舍和自习室,而假装学习的目的只有一个:做回低等人!啊!多么伟大!中国的落后在于没有人觉醒,所以中国人的观念里始终只有财富和地位,却没有精神层次上的高下。事实上,精神层次上的高下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天赋的,因此更加本质,而财富和地位在任何一个有才能的人看来只要想得到立刻就会有了,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也许有一天我们对数学不再感兴趣,那么无聊之下也许会去赚点钱,然后捐给数学,换一种更有效的方式支持纯粹事业的发展,这就是James Simons所做的。所以,实际上并不是从数学转向经济这种行为本身很低劣,而是中国人动机的不纯使之低劣。一个高尚的人,无论在做什么,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放弃心中的那份纯粹。这也是我对大家的希望。中国人总是认为,发达国家公民的觉醒是物质累积的产物,从而将自身修养的拙劣推卸给物质的不足,这样才有了许多人嘴里所谓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种说法的荒谬是不言而喻的,就连中国人一直信仰的马克思也是在饥寒交迫中创造了精神财富,其他例子就不用多谈了。事实上,物质累积下的觉醒始终是肤浅的觉醒,真正的觉醒,对于高层次精神文明的真正认同,必然源于灵魂深处的觉醒。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真正纯粹的精神从来都是独立于物质的。而这种觉醒,需要依靠教育:告诉学生怎样做才是高尚的,而不仅仅是传授知识。学校的作用有且只有两个:第一,为学生做好后勤工作。第二,对抗社会。很可惜的是,目前中国的所谓学校,没有做到其中任何一条。所以,一方面学校在产出低等人,另一方面低等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低等。这就导致了先学数学,再转经济这种典型的低等人模式没有受到道义上的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