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ed: 老实人的摸索与反思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Advertisements

我膜李吟

[李吟的文章]


然而伟大的人物在于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庸人俗客的评论又何足介意?最重要的是,这么说我快乐。至于你们看了快不快乐,就不是我要考虑的事了。


请拜读我六年前的伟大作品:《论低等人的一种典型模式——先学数学,再转经济》

在中国数学系有一种非常典型的模式,那就是先学数学,再转经济。不少人认为,假如能从数学成功转向经济,他们的饭碗就算是保住啦!不少同学也会向这部分人投去羡慕的目光,认为他们才是自己崇拜的精英。而那些没能成功转向经济的同学则被视为是屌丝,loser。这种现象可真是让文明人笑掉大牙。今天我要讲的是,先学数学,再转经济,这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低等人模式。中国人非常奇怪,明明有幸可以走上一条高等人的道路,它们反而觉得那样没有前途,非要从高等人的队列里艰难地爬出来,冲到低等人的群体当中,和同类拱在一起发臭,这样他们的人生才算是圆满了,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事实上,这样做的动机也不难理解,因为中国人所有的举动都可以descend到同一件事上:吃饭。尽管在绝大多数时候,有饭吃是肯定的,可是由于中国人进化不完全的缘故,即使储存的饭多得一辈子吃不完,他们还是在坚持创造更多的饭,可以说在现代文明中很好地再现了西西弗斯精神。事实上,稍有数学学习经历的人都知道,假如一个人严肃地学过elegant的数学,是绝对不可能看得上那些极为土鳖的经济书的。并且,当一个人从全人类的精神追求中走出来过渡到经济这样的实际问题的时候,心里产生的落差是可想而知的。可是,天朝不少数学系学生还真能违背自然规律,反戈一击,逆转命运,毅然抛弃数学,选择经济,我想这里面的原因就显得比较丑陋了。假如一个人从一开始就真心喜欢经济,那么就应该坚定不移地去做经济学家,这样的人毫无疑问是纯粹的,我也很欣赏这类人。毕竟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我也相信任何一个领域都存在美和纯粹。假如一个人学数学实在能力不济,被迫转向力所能及的行业,这样的人我也可以理解:例如目前在华尔街工作的许多名校毕业生,就是因为写不出论文而没有拿到数学phd。(许多土著非常推崇这批人,实际上他们是能力低下的可怜人,真正能拿到phd的同学绝不会屑于去做那些工作,真正有能力追求真理的人绝不会无聊到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挣钱上。这批人是名符其实的loser,这在美国社会是心照不宣的事实。我师兄的女朋友在哥大学经济,她就曾经劝慰我师兄讲:做不好数学没关系,再不济也可以在华尔街找工作。事实上,她本人甚至分不清连续函数与可微函数有何区别。然而,这批loser到了中国这里却变成了精英···可见中国人低劣的精神层次。)可是,目前天朝绝大多数放弃数学转向经济的人其实并不是因为上述任何一种原因,而是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功利目的。比如清华北大每年数学系的绝大多数学生都会转向经济,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却能得到很好的GPA,这就充分暴露了他们的龌龊目的。中国人不知廉耻。明明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却给你装得冠冕堂皇,似乎有许多大道理似的。其实假如你非要不屈不挠地追问缘由,他们又只能回归到吃饭,找工作,养家糊口等等土著问题上。尽管他们的内心这样子虚弱,可是他们认为没有被揭开的伤疤,那就不是伤疤。没有被揭穿的谎言,那就不算谎言。所以这个民族还有什么道德可讲呢?目前,中国人的从众心理已经使先学数学,再转经济这种典型的低等人模式风靡开来,许多人甚至因为害怕这样的人太多而放弃转向经济的“远大目标”,转而转向其他一些实际行业,这种现状实在是叫人心寒。更可怕的是,由于这些人已经铁了心要做低等人,要阉割改变命运,他们的学习模式也是极为肮脏功利的:他们念书就是为了考试,他们做题就是为了要像机器一样熟练,他们无耻地打听考试题,他们死缠烂打地在考试以后要求加分,他们臭不要脸地乞讨推荐信,他们像疯狗一样背书,他们像精神病一样记笔记···他们天天来往于宿舍和自习室,而假装学习的目的只有一个:做回低等人!啊!多么伟大!中国的落后在于没有人觉醒,所以中国人的观念里始终只有财富和地位,却没有精神层次上的高下。事实上,精神层次上的高下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天赋的,因此更加本质,而财富和地位在任何一个有才能的人看来只要想得到立刻就会有了,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也许有一天我们对数学不再感兴趣,那么无聊之下也许会去赚点钱,然后捐给数学,换一种更有效的方式支持纯粹事业的发展,这就是James Simons所做的。所以,实际上并不是从数学转向经济这种行为本身很低劣,而是中国人动机的不纯使之低劣。一个高尚的人,无论在做什么,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放弃心中的那份纯粹。这也是我对大家的希望。中国人总是认为,发达国家公民的觉醒是物质累积的产物,从而将自身修养的拙劣推卸给物质的不足,这样才有了许多人嘴里所谓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种说法的荒谬是不言而喻的,就连中国人一直信仰的马克思也是在饥寒交迫中创造了精神财富,其他例子就不用多谈了。事实上,物质累积下的觉醒始终是肤浅的觉醒,真正的觉醒,对于高层次精神文明的真正认同,必然源于灵魂深处的觉醒。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真正纯粹的精神从来都是独立于物质的。而这种觉醒,需要依靠教育:告诉学生怎样做才是高尚的,而不仅仅是传授知识。学校的作用有且只有两个:第一,为学生做好后勤工作。第二,对抗社会。很可惜的是,目前中国的所谓学校,没有做到其中任何一条。所以,一方面学校在产出低等人,另一方面低等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低等。这就导致了先学数学,再转经济这种典型的低等人模式没有受到道义上的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