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1/2019 感动;指鹿为马

前天昨天今天情绪有些低落。

一些小感动的事情,跟我心里面想得不太一样,或许一直都是我想得不对,所以才让我感动。这些小事情或许对他们而言微不足道,但是真的感动到我了,当然,我也不会写这些小事是什么,因为严格地来说,这些都不能说是“事”。总之心里面真心谢谢江昊成余师剑汪子骏高晟轩沙霖,还有 可能知道我心情不太好,还跟我一起打着玩,抱着搞的老干部章钰,我明白他可能是想让我心情好一点,事实上,我跟他搞来搞去有来有回心情确实好了不少。想起来有一天早上操场领导讲话时,说到 有些班级啊,一到下课,做点什么不好,就是有男生三五成群地抱在一起在走廊上打转。这说得不就是我们班吗。下午英语课课间,坐在老干部腿上,跟老干部“打”来“打”去的时候,突然想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上大学了,就见不到这一个教室里的同学们了,那一刻我的脑子是突然地懵了一下,不敢相信我已经这么大了,我以为我还一直保留着幼儿园时代的天真和活泼,事实也确实如此。

(我的天真确实直接承接着我的幼儿园时代,在这么长的人生道路中我看懂了一些事,也明白了一些事。我竟还能保有着我的天真,保有一种想要为这糟糕的世界做点什么的冲动,这应该就是我的本性,我并没有刻意地坚持这种属性,随着时间流逝,它却依然在那里构成着我的性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时候在和周围的人相处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我思想上的格格不入。高一和田北辰在一起时,我质疑人生的意义,地球炸掉的那一刻我们为这个世界奋斗一生又有什么意义?那时他说我想得太长久了,我嘴上说我想得是长久了,心里却不同意嘴上说的话。和杨老师做同桌后,有时候我会忍不住跟他聊一些贸易战,聊一些权力斗争,说一些引用量高的论文的可能的应用,说一些爆红的paper,说一些香港新闻,说一些中央政策,当然,往往都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最后再加上一句感慨,今天我跟他说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事和中联办失误了要换人环球时报不能信的事时,他跟我说,这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当时心里想…对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有什么关系呢?我不知道有什么关系,但我的天性让我想要关心这些事,想要了解这些事,想要在未来去做出什么改变,而不是把灵魂屈服于我所在的一亩三分地,这太难受了。)

脑子懵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只有教室里同学们哈哈哈地笑,哈哈哈地聊天,哈哈哈地吃零食的声音,这些声音在我的大脑里被放大了,我想留下这样的声音,然而100天后,这些就都是回忆了…我们又会坐在哪里?聊着怎样的故事?


指鹿为马,是本文的另一个标题。我现在真的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从这次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看出来的东西,在我看来,这虽然只是个小区区长选举,但是结果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从结果来看,大陆新闻媒体的宣传是被选举结果打了脸的,环球时报说的是什么玩意?当然,在大陆言论管控下这样的情况可以理解。大陆所有的媒体,还有一些西方的媒体,已经或正在放弃新闻行业的品质坚守了。现在是一点点质疑都不能有了,一旦提出质疑,就是“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这是中央下的一盘大棋!”。这样下去,最后会演变成指鹿为马吗…

当然,这个投票结果也是香港的民意,经济什么的民意不在乎,民意在乎的是什么?是权力。这样看来,上海海南这些地方要建设要打造就赶快搞起来了。

설리사랑해

两天过去了…我也刚缓过来,毕竟是一直喜欢着的女明星,在此之前,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忘不了前天下午体检完回家时看到新闻时脱口而出的卧槽和那一瞬间内心的空洞和失落。

再见,雪莉…

18/7/2019 不戴耳机;CCF NOI2019

再也不戴这货了,戴得我耳朵里痒死了,听听听听个*歌,一戴这货顿时失去兴致,再戴它我就当(骗)场(吃)吃(骗)书(喝)。顺便问一问如何操作才能让耳朵里不痒upd换了中号的塞子感觉好了那么一点

听说成绩出来了,在外校物竞同学那儿问到了noi2019的成绩,看图他貌似是在哪个公众号上得到的不过只有我不知道罢了

upd.搁这原来还能远程关注到博客园上的博客。刚刚关注几个github上的博客显示无法关注,于是随手把同学博客园博客打上去于是竟就关注成功了…

我并不知道这里的“关注”是个什么道理,有人知道还请告诉我一下:)

19.5.18 关注“贸易战” 华为海思

我整个心都燃起来了,真的,我真的佩服任正非和华为,一个企业家能拥有一种凝聚群众内心的人格魅力,这是每个志在创业的人想要达成的最高境界吧。这种敬佩是我发自内心的,无法控制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4736734

1959年,苏联单方面撤销助华核武

Continue reading “19.5.18 关注“贸易战” 华为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