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Ⅱ读后感

找个时间写一下我心中的史诗巨作三体Ⅱ的读后感。

第一次读三体可能是在初一的寒假,那时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就想买三体看,当时在家里的零用钱只够买两本,于是只买了一和二,三是第二天去买的。买来的下午读三体Ⅰ的时候几乎要读睡着了,当时觉得这书写的太无聊了,于是就放在了床头边没读了。因为我当时买了书马上就拍了照发qq空间了,后来初中同学问我借三体看,我才突然想起来我三体第一本还没看完,于是我没借。后来继续看,勉勉强强把第一本书看完了,知道了它在讲什么。当时脑子里想象的丁仪的模样和潘建伟很像,叶文洁的模样和蔡英文很像。后来开始看第二本,断断续续地看完了之后觉得真没意思,甚至当时以为章北海是一个不轻不重的人物,读完了后脑子里根本没他的印象。不知道多长时间后就又开始读第三本,可能是初二寒假到暑假的时候读的,这本书在当时真是把我搞晕了,整个人物剧情基本上全更新了,我昏了,并且一本书写的让我云里雾里,剧情在我的脑子里很混乱,根本无法理解作者要表达什么意思。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我从小读书从来都是按我自己的理解去构建人物间的联系,从来不从作者的意图来构建人物关系,一旦两种构建有不同的地方,我就读不明白,还自认为是作者写的不清楚,实际上只是我自己不是按作者写的那样想罢了。当然,以当时的我的阅读理解能力,还不能够从大局面来分析人物,往往是陷到一个个的小局面里爬不出来了。这也是我那时英语完形填空很差的原因-无法理解出题人的意图,是啊,出题人的意图,我这辈子都揣摩不出来出题人是什么意图,出题人一定是女的。

昨天第二次读三体,脑子里有了个大致的体系了,知道一和三不好看,于是就只看二。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被震到。我惊讶于人物形象的鲜明刻画,惊讶于计谋运筹的步步惊心,花了一个下午把三体二读完了。

章北海的形象好像毛泽东,自然选择号叛逃就如同红军战略转移革命根据地,目的是重新建立发展生态。罗辑在脑中刻画出女神并让她有生命力,我也做过这样的事,并且我现在的脑海中也还有这样的一个形象。地球人对罗辑的态度说变就变,我真是无语了,

,倘若罗辑真的把心理状态依托到这种摆荡体中,就永远做不到举世誉之不加劝举世非之不加沮的状态了。


설리사랑해

两天过去了…我也刚缓过来,毕竟是一直喜欢着的女明星,在此之前,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忘不了前天下午体检完回家时看到新闻时脱口而出的卧槽和那一瞬间内心的空洞和失落。

再见,雪莉…

天才少年的时间 –张一甲

我固执的相信,当初的每个少年,皆是承受了超越年龄的克制和孤独才成为世人眼中的天才,与邱如白那句“谁要是毁了他这份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是同一个道理。我感激那漫长忍耐的十年数学路,我深知此后会喝更多的酒,遇更多的人,奔向更潇洒的大时代;而我亦深知,挺起胸脯阔步前走的时候,那群眉头紧锁的面庞,将成为我永不会失去的珍贵,构成我一部分隐秘的人格——潜入深层的土壤之中,悄无声息地滋养我的灵魂,直至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个时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重新绽放开来。

看王垠博客《中国人的信任危机》

《中国人的信任危机》

文章带有王垠个人主观色彩和他个人文字以偏概全的绝对化,不过这并不影响文章所表达出的意思,往往这种个人主观上的绝对化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因为每个人深层次的意识中总有那一处被压抑的称为“过于绝对”的地方,但每个人不可能经历所有的情况,这时以个人体验归纳,以个人文字的绝对化表述,会使文章更加真实和真诚,同时也能看出作者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就会很绝对化,显得很偏激。

不过假如我在写这种偏激的文章的时候,最好在文章前标注一下~这是我个人的主观想法,劳资就是忍不住想喷,绝对化就绝对化了吧你能把我咋地。

摘录一些有感触的文字,我觉得这是有意义的,同时也在告诉自己。

回国两年以来,我对国人的信任值已经降低到了人生中的最低水平。我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是在演戏,极少有人是他们自己,人心已经被贪婪和愚昧所毒害。


中国就是这样一个“恐惧驱动”的社会,人们的心里没有爱,没有相互关心,没有高贵的品质,只有生存,恐惧,面子,身份,地位…… 攀比的风气盛行。


我没想到我所热爱的领域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IT 业界的风气真的很差,差到让人恶心。程序员本应是受人尊重的职业,今天却沦落到“996”的地步。野心家们创造了 996 的“文化”,对有才能的人各种压榨和打压。人们受不了了,终于搞了个 996.ICU,结果创造“996”的人站出来,把这种违法压榨的行为叫做“奋斗”,说你不奋斗怎么能成功!很多人还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就是要奋斗啊!这些人就像闰土一样,麻木了。


“输在起跑线上”的恐惧,让中国父母的脑子里充满了“学区房”,“排名”,“升学率”之类的概念,却没有人真的理解“教育”到底是什么。他们没有明白,小孩子的教育最重要的不是所谓“知识”。他们不理解小学,中学学到的那些东西是多么的肤浅,各种奇技淫巧而已。上了大学那些东西基本上全部要被抛弃,从头来一遍。


绝大部分没在国外住过的人都不明白“合理质量”的住宅是什么样的,所以房产公司可以瞎忽悠,以次充好。普通的居民住宅一般住个几年就会破的不成样子,物业不但不提供好的服务,还会为了赚钱干出各种黑心缺德事。为了“维权”,几乎每个小区都有自发成立的“业主委员会”。花了那么多钱,背了几十年的债,闹一辈子的心。


生活环境如此,中国人不用心改造现实的环境,却热衷于“虚拟产业”。中国的互联网产业,人工智能,显然是非常受重视的。没有其它国家的人有这么热衷于人工智能和高科技,成天各种浮夸,布道,洗脑。AI
是有用的,但并不是像中国人吹嘘的那样,似乎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革命性的产业。AI
有它可以做的事情,也有很多它做不到的,可惜中国大佬们全都在浮夸 AI 的能力,每每上台必然说得天花乱坠。


看得多了你就发现,中国的每一个公众人物,人生导师,都是被金钱操纵的木偶。他们说的并不是他们想的,不是他们相信的。每一个都是在演一出戏,演技如此之差,人们居然看不出来。

把公司,学校,甚至各种奖放在人的名字前面,好像别人的价值依附于这些一样,是不尊重人的表现。国外组织个演讲,海报上都是人的名字在前,后面最多加一个“Ph.D”,“F.R.S”这样的高级头衔。没有人会刻意声明自己的公司和职位,甚至把这些摆在自己名字前面。这些都显示出品位的低级。


十多年了,中国的这种文化一点没有变,反而愈演愈烈。什么低级的“头衔”都一股脑往人的名字前面放。这样的风气降低了各种会议的品位,这就是为什么两年以来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会议上做过演讲。有挺多人邀请我,可是我一看到他们的宣传材料,就觉得太低级,根本不适合我出面。


中国的各位牛人大佬,却可以不知羞耻地用自己的“名”换来“利”,被贪欲驱使而到处站台宣讲和鼓吹。我真为他们可惜,毁掉了自己的一世英名。我早就看透了许多的中国业界公众人物,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但这一次 AI 和区块链热潮到来,真是把他们的本质暴露的淋漓尽致。原来的科学家,工程师,摇身一变成为了传销布道者。

鼓吹 AI 和区块链的小媒体也像雨后春笋一样发展起来。标题必须以“重磅!……”开头,内容是语不惊人誓不休,满篇兴奋浮夸的语气。把小打小闹的改进说成是划时代的突破,尽其危言耸听之能事。字里行间充满了“大牛”,“大神”,“鼻祖”之类的词汇。每每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转发这种文章,我都会对转发者的水准产生怀疑。


这些见得多了也就困了,感觉特别无聊。被利益的肥肉引来的大量苍蝇,已经充斥了人们的视线,靠谱的人比例就越来越小。

Logic: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Graham Priest)读后感

gitbook 地址

迫不及待想看这本译再译放在github上的入门书。但这不是暑假前todo计划内的,故边读边写就不一齐写好再发了,以免占据草稿箱让人看着糟心。貌似是中山大学的教授后来重译的,不看英文原版,因为门还没入。

待会写完今天的题目后再看。忍不住想看,再忍一忍…


我的笔记,思考如下:

  • 第一章里的这一语句我觉得看不懂,

现在,在什么是一个情形的任何合理的理解下,都会有多得可怕的情形:

我个人认为说成“现在,在一个情形是什么的任何合理的理解下,都会有多得可怕的情形:”会更好理解

  • (在看这种非情节性的书时一定要读出声来,否则看了一遍就仅仅是“看了一遍”,然后忘记了刚刚看的是是什么内容,读出来就是注意力集中去理解的过程)

论事后大屁话的话术

想起这个话题,是因为刚刚看到了这篇文章:引https://zhuanlan.zhihu.com/p/75577440

{我刚上初中的时候,被语文老师灌输了一个格言,她说这就是千百年来无数人实践下来的真理,叫做“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她还说,自古以来,能成大事的人,都是立下一个志向,就不再空谈其他的了,只埋头苦干,最后有志者事竟成!

这句话对当时的我是打击极大的,因为作为一个兴趣广泛且处在青少年成长期的初中一年级学生来说,那一时期简直是对世间万物中,但凡有一点意思的事情都感兴趣,看到一个领域有意思的人,榜样一样的人也都会在心里暗下期许,自己将来也要成为那样的人。

上小学时,当时出版的《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简直就是我的最爱,那厚厚的精装四本书,在上小学的时候被我翻了好多遍,就是因为我在里面发现了更大的世界,好像对啥学科都感兴趣。

经历过那么一个时期后,我就在好几件事情上反反复复过,时而对音乐感兴趣,然后学了一两年的钢琴,后来觉得弹钢琴太不酷了,跟我之前想象得不一样,于是果断放弃。

当年的我在全国第一次素质教育浪潮的推动下参加了九十年代的小学生可以参加的所有的兴趣班,最后都以放弃结束,于是我就成了我爸口中半途而废,一事无成的典范。

再后来,我自己通过看书了解许多领域的知识,也经常出现,这几个月对历史感兴趣,就读好多书籍,写下很长的书单,发誓要看完,然后三个月后就开始吭哧吭哧读关于天文宇宙的科普书去了的现象。

当年的我在许多事情上都反反复复过,直到我被初中语文老师灌输了这一句格言之后,那一刻我放佛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般,感觉自己就在那一刻就成了这句真理定义下的loser,失败者,一事无成的人,一切都因为我常立志,所以我是无志者,所以我是loser。

这件事对我直接的打击就是,自那以后,我除了学习和漫无目的地玩之外,再也不对任何事情轻易下结论,更不敢许下愿望,定下目标了,因为我害怕再次被现实打脸,成为真理定义的无志者,失败者。


后来等我上大学之后,互联网也渐渐开始发达了,我也有机会接触了更多的资讯,我从2004年到现在,长期跟踪了几十个我认为在各个领域比较有成就的人,我会尽可能看他们所有的资料和讯息。

最后,当第三十个人的经历也印证了我的猜想后,我明白了,那句在初一时曾给我极大打击的真理一样的话,就是一句典型的片儿汤鸡汤屁话,因为这些最终成事儿的人,我发现他们也曾信誓旦旦地立下许多志愿,定下目标,然后大多数都不了了之。这些大佬们立下志愿,最终能成的次数就像他们搞的风险投资成功的概率一样低。

有些人甚至还是靠制定计划,带动大学生,年轻人一起成长和行动成名和赚钱的“青年导师”,我清晰地记得,在2012年左右的时候,这几个人在不同领域以不同的方式成名,他们背后也都有一个“传奇”的故事。

于是他们成为了行动派,成了立长志,有志者事竟成的青年导师。

他们也经常向年轻人灌输这个观念,无志者常立志,成功的首要前提是不要经常发愿,而要锁定一个目标,长期去奋斗。

这些人也曾在微博,博客等地方表达过自己立下了未来十年要实现的一个长期目标。

七年过去了,我发现他们全部都偏离了当年设立的轨道,而且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和当年的那些目标已经没啥关系了,再往前翻他们发愿的微博,博客等,基本都被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偷偷删掉了。

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追逐者依然觉得他们是有志者立长志的典范。


其实,年过三十后,我就想明白了,人在不同时期,对一件事,对周遭世界的看法有了改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当初执着的事情渐渐失去兴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当你发现你不喜欢这件事了,也不想追逐了,于是就改变了目标,往另一个方向走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哪里有那么多人因为曾经立下了一个愿望,后来不喜欢了,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就因为当初的一个目标,也一定要认死走到头的?

遍读史书后我发现,那些成大事的人,都是年少时就立下了远大志向,最后终于终于实现的故事,只不过是事后总结的片儿汤话而已。

一个人小时候发下了一百个愿望,三十年后终于实现了其中一个,于是剩下的九十九个是啥,就再也不提了,别人也不知道,于是只好认为,他果然又是一个成大事者是有志者立长志的代表!

发布于 23:08}

过于真实可能引起某些人不适。

在我高一暑假看《東大方程式》(没有 京大方程式 是比较可惜的)的时候,里面有一期有一部分是问考上東京大学的学生认为被录取是什么原因。一些学生就开始说了,上课没用,不如自学;或者翻翻书,突击突击就进了;或者是心中有梦想未来有希望。这时東大文科首席佐藤宽司说了句话让我印象最为深刻我被圈粉,大意是这些原因都是在放屁,你们都是在各个原因里挑出你们认为主观上最重要的来回答的,但是你们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各个因素的影响才造成了今天的成效,所以不要误人子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