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毕

今儿个是又破了次例。刚刚我又捧起侯晓迪的博客,看完了07~10年的博文。于是我达成成就–无独有偶大师。读完后的感觉就和前文说的看完《硅谷》的感觉一样,心里仿佛空虚了一阵。我不由得再次感叹侯晓迪的人格魅力,个人风格和价值坚守,我觉得这和我很像,我也不会在以后的事情中放弃自己的价值坚守和个人风格,绝不能让我的风格被腐朽的环境同化。

另外,我的落地工具~以后它们就要跟着我跑了,不管是去哪儿~不管是去图书馆自习还是去旅游。

意义

最近几天中午都和zhou sb一起去学校外找吃的,明天一起去吃黄焖鸡米饭。今天中午吃了麻辣烫,真难吃啊,我下次再也不会屈尊去那种桌子、地上的环境不干净的店里吃东西了,很显然这就是不尊重顾客的老板,只想着赚钱了,没点换位思考的能力。

开空调家里最近竟然还出现很多蚊子,实在奇怪。如果是一般的蚊子在我旁边飞,凭我的手速,眼睛盯着蚊子,右手随手一抓,左手再放在握拳状的右手上使劲加力,搞死这吸血鬼简直易如反掌。可我旁边的这两只蚊子显然是练过的,反侦查意识极强。还敢还挑衅我,在我耳边嗡嗡嗡地放屁,晃着几只大长腿在我胸前飞来飞去,我偷袭了好几次,全部落空了。我忍不了了,赶紧穿上防暴装备,套上一件蓝色薄衣,穿上一双及裤腿袜,倒一杯散装白酒,炒几个拿手小菜,看着它们无能为力的样子,我充实而欣慰。

我想吃橘子。

我最近在看Hou xd的博客,觉得很有意义。至少我觉得很有意义,毕竟这个意义是由我定义的。我觉得倒序看他的博文,体验一把他的奋斗之路很是让人有动力。我觉得我要把他的博文留着看,比如他是从2005写到2010就没在wordpress上写了,这五年的博文中我这几天就看掉了他2004年的博文,这太快了,不够滋味。就像我当年看美剧硅谷的时候,嘴上说着不能再看了,再看就看完了,要留着以后看,可是身体却很诚实,依然痛快地看完了那部剧。坑只能走一次,我决定,他的博文还有6年050607080910,我也要用六年来按着他的时间顺序看完他的博文192021222324,这时我本科就毕业了。这件事是让我保持前进的动力之一。最近很多事都给了我动力,我感觉身体到精神的一股顺畅,比如调试好了我的大脑,拓展了大脑的第二个插件,大半年之后被拉回竞赛上突击十几天…

然而动力之外,让人失望是一件不好受的事,虽然我自己感受不到任何失望,凡事过后总结教训向前看。但让别人失望却让我觉得实实在在的难受,好像我前行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不让别人失望,但是这两者的相关性是很强的,所以可以混为一谈,因为实质都是相同的,所以我今天要说,为了不让别人失望,我必须保持在局部优化的道路上前进。

下附几张他的博文的截图,他也是很有趣的人

最后想说的是,一到学校后就表现出一股在写博客上的懒势,记录日常的流水帐实在是没时间花精力了,憋不出来一篇文章。往往有闲工夫的时候才能在人间留下一些想法。果真顺其自然地记录生活有趣的小花才是我的本性,每天记录渐渐会淡忘的那些平凡的枯枝落叶实在把我伤到了,今后便难以效仿一位rdf的学长每天都写篇博文了,他天生应该有双在每天生活里发现美的眼睛。

写下这么多的字也就是告诉自己要取记忆之精华,去记忆之糟粕,留记忆之有趣,腾记忆以空间。

另外,我的wordpress网址今天起就不再向外界说了,至于截止到今天,有关大部分是要翻的*社交软件上面资料里写了有关我的blog网址,就放在上面,不再动了。换个表述,也就是说,只有缘人才会知道我的这个blog了。

[2006.3.25]

过期的咖啡们

买两盒速溶咖啡,是在今年二月份。依稀记得,那时的我,快活地一跳一跳蹦下七楼,不是为了测重力加速度,而是想不经意间去超市邂逅那两盒咖啡粉。年幼的我在看了侯晓迪的“中国连通以跑码”的叙述后,想起了历史老师曾告诉我的“师夷长技以自强”,噢,不,是“咖啡越袋,绩点越带”。和梦里的历史老师一番攀谈交心,更加坚定了我决心要在今后的日子里与周公解约,与夜晚伴眠,以手臂作枕,以书本作擦口水纸,痛饮一杯咖啡,一解千年哀愁,体验大神生活,望穿四点城市的目标。

于是我看着眼前囤的那么多过了期的咖啡,我疑惑了,这些暴发咖啡是怎么混进我的学习圈子的?原来我果竟然已忘记早年痛快地挥挥手“为了庆祝新体系的成立,并加强对知识体系的巩固,今晚要爆肝这些题了”的口号生活,仿佛我被一个电话调到了太题洋,我迷惑了…回了个头,看我身前身后题,可怜貂丝生,囤了那么多,还是没做掉…唉,有囤货的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无独有偶,且枯燥。

[2005.4.11]

未署名的情书-当然不是给我的

今天中午,我史无前例地提前去了学校,理由如下图我中午的吐槽。

我一进教室就头痛地趴在桌子上睡觉了,gao sx很好心地帮我开了我这边的电风扇,于是我衣服完美地黏在了我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隐隐约约听见教室外面传来一个声音,然后gao sx咚咚咚把我拍醒了,说有人给我写情书,然后他哈哈哈地叫着。

我一脸蒙蔽,这时教室里的其他五六个同学全部围在我桌子旁,鬼魅地笑着。我看了信封内容:距离高考倒计时288天了,我喜欢你很久了,然后下面给出了四个选项 ABCD,选项内容大概是 同意,不同意,想一想,一起学习 之类的。

我看完后一脸淡定,实则内心激动不已,脱口而出说:这是哪个沙碉?不可能是给我的,要是给我的就肯定是要迫害我。然后高某哈哈哈地叫着,说你填不填,不填我帮你填。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面无表情地说 这绝对不可能是给我的,然后有人问是谁给高某这个信封的?高某说:是一班一个女生让他同桌送到实验班,然后我问她给谁,她说就是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我说他怎么知道睡觉的是哪个?这绝对是要迫害我。于是高也半信半疑,于是他跟着冷冷决定奔赴前线,不入一班,焉得人名,于是他们上楼了。

我不淡定了,手里翻着导数,心里想着一个关注的推特妹子,觉得我只对她有感情,对其他的人都没感觉,觉得这不可能是给我的。

然后我听到楼道里传来高某嘎嘎嘎的笑声了,他哈哈哈地说送错人了,是送给wang rt的,那女生说了是ll初中的姓wang的。

于是我强装淡定地做着导数,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在随它去流浪。

下午Wang rt来了教室,一群人跟他说一班有人写情书给他,于是我把那封送错人的请书传给他,他一看到这封情书,第一句脱口而出:这是哪个沙碉写的?

我顿时一懵,突然想到我一看到这封贺卡时第一句也是这么说的,我强忍着内心的哈哈哈憋住着笑移回坐到了座位上。

于是下午第一节数学课前,班上的人全部知道了wang rt终于熬出头了,gao同学还不忘跟一同学解释说:一开始送错人了,fs第一眼看到这封信就说 这绝对不可能是我的,说这话的同时他也不忘摆动着一只手做出禁止不可能的姿势。我???

于是放学后,wang rt走到我旁边,问我详情,他喜欢的女生也在一班,我随口说这很可能就是她写的,为什么我随口这么说呢因为我当时一看到他走到我旁边脑子里就全是“这是哪个沙碉写的”,我跟他说我们第一句话都是这么说的,说完后我实在忍不住笑了。我觉得我笑的原因很可能就是 写情书的人 和 那个沙碉 的反差太让人搞笑了。

事后我想了想,当压力大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一些渴望就会很厉害,想了想,一封情书又有什么实际地用处呢?是想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然后继续想象?还是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高三后再分开,只为了高三能够更有动力地学习?将努力的动力维系在一个人的身上是相当不明智的决定,无论什么情况都只会让形势变得糟糕,让wang去带那个女生,对他的精力和专注度也有影响。

我后来又想了想,我的这种情感利益最大化的思维方式,在青春活力的校园情感剧情里,应该是不会存在的吧。青春校园里高中生的情感生活就是无拘无束,且不枯燥。